×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昏黄色
白炽的铁,
暗红色
炙热的铜,
冷却了
披上了锈
像一块块肮脏的冰。
多少年前
岁月的光辉,
被默默压在,
记忆的底层。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