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看到马良说的,感同身受。时间是有节点的,一段时光过去了,由另一段接替他。人生也是如此,在某一个节点之后其实你已经死了,替你活着的是另外的一个自己。翻起回忆里的零星片段,看见一年前,十年前那过去的自己,总是充满好奇又略有熟悉的感觉,但是我确定我不认识那个自己。但这当中的情绪又是复杂的,有悔恨,有向往,有愤怒,也有不舍,但最强烈的是想把它变成不朽永远封存。

  而这并不仅仅只是针对我自己的闪回,也同样有我对周围那些重要人们的回忆,纪念。甚至现在他们已经真的不在人世,但我心里仍然存在,依旧清晰如故。

  也是因为如此,这些存在的人们,用力瞪大双眼也无法看清现在的世界。

  睁眼是一片黑暗,不如就闭上眼,用心去感受着伟大的一切吧。

 

  起初我想分为两个部分去展现,(曾经的自己)(我爱的亲人)。可是随着思考我觉得这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两者是交叉进行,共同发生的。但我依旧尽量通过景别,个人理解的情绪内容上对排片有一个线索。

  题目《那时此刻》,我认为那曾经的时光与此时此刻的时光是具有连续性的,是有递进的一种关系,也可以说“那时”造就了“此刻”的。

  完成《那时此刻》作品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很挣扎的面对自我,绞尽脑汁的去想象,回忆的经历。起始是有很多情绪很多片段小想法,但是始终是做不出一条能够系统,主体明确的作品。这与想法过多,杂乱有关系。最后进行简化,着重去表现回忆亲人,回忆自己那些逝去的情景人物。而创作深受“时间节点”观念影响,也得以重新去面对回忆。

  首先我是一个多愁善感,念旧,其实就是挺矫情的一个人。很多人都说我“想太多”。可能也就是因为这种想太多让许多记忆片段无数次的闪现在脑海。而我凭一己之力能做的并且想做的是通过影像,把脑海中的片段加工使那些片段,那些熟悉的有血有肉但又陌生摸不着的人永久保存下来,那些逝去的必将永垂不朽。这样说或许显得有些高谈阔论,泛泛而谈,但对于我个人来说感触很深刻。这也使得有些没有相同经历的人会觉得普通平常,而有类似经历的人会触碰心灵。(这是我对周围朋友调查所获。)

  不可否认这组作品前期深受王宁德《某一天》视觉影像的影响,但是在观念上更多的是收到观念摄影师马良的影响。对于闭眼的借鉴,我个人理解是照片中拍摄的人在现如今已经是不存在的,有的人是真的已经离开人世,有的人已经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他,所以无论如何在我的心里早已成为了熟悉的逝者。熟悉是因为曾经我们是如此亲密,逝去是现在的摸不着或者是摸着却已经早已面目全非。回头想想鼻子酸酸的由衷的感叹一切,多愁善感不禁涌现。摄影师王宁德《某一天》给出一个介于现实与记忆的之间的绝对现实的世界,也可以说是他对个人记忆的二次创作,对记忆进行虚构,而这个绝对的现实世界是虚拟,没有真正存在过得。但我没有从这点出发,我着重想要对情绪,情感上凸显表现,而没有分辩真假是非。

  “时间节点”人生如此。比如儿时的自己,天真无邪却仍会有荒诞,孤独。每个人的童年,小时候都会受到家庭,周围环境,小时候的某一件事情所深深触动影响,从而在记忆里保存下来。就如彼得·威金儿时遇到的车祸对他影响深远一样。小时候的梦想天花乱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人会按部就班脚踏实地的一直走着,有的人却早已忘记初衷,朝着一个不知对错的方向。很遗憾我就是后者,而且走着走着可能我们都不记得曾经说过的话,许下的承诺,那时付出的情感又是多么的深刻。因此现在还活着的我,回头努力地去回想那时的“我”却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我还有过那种想法,还做过那样的傻事,还有那么的纯真,如此纯粹的时光。反之亦然。但不禁自问,现在来说,那时的那个人还是我么?不是,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回忆是一个精神上永存的东西,只是有人愿意回去,而有人不愿意。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就老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对啊,随着人不断的成长,经过岁月的洗礼,不计其数的苦难,幸福等等才成就了现在这样的平凡老者。我最大的努力去展现那些回忆的片段。有他们的孤独,爱情的纯粹,伟大的博爱,还有只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思想。

  照片上的老头老太,我不想把他们去特指是我的爷爷奶奶,或者父亲母亲等等。事情或许是这样的事情,但在我心里他们是涵盖很多的一个泛指,是被我变成概念化的人物。摄影中,人是一个载体,他们都在为想要表达的情绪,想要展现的气氛而努力。

  不可否认,我过去或者现在的内心世界都不是多么见光的,或许童年有过阳光灿烂的日子,但现在的我去回忆那些都是一个很挣扎的事情,是一种无形的伤疤。我也意淫着自身的加入,幻想着进入那个时光去做些什,说点什么。何其荒诞的自嘲。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