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阿帕克霍加麻扎(喀什香妃墓)


     阿帕克霍加麻扎,坐落在喀什市区东北郊5公里的乃则尔巴格乡艾孜热特村,始建于1640年,是今新疆境内规模和影响最大的伊斯兰教“霍加”(即圣人后裔)陵墓,墓主为喀什噶尔“霍加政权”国王、白山派首领阿帕克霍加及其家族5代72人。

     所谓喀什香妃墓,不过这只是汉族群众的称呼。依我看,实际上香妃只是文学作品的一个传说,正好阿帕克家族有个女子做了乾隆皇帝的妃子,于是二合一生成了“香妃墓”。

     名闻遐迩的喀什香妃墓,维吾尔族群众称为“阿帕克霍加麻扎”;建陵300余年来,一直被穆斯林们视为宗教“圣地”而享有盛名。 

     “霍加”一词,来自波斯语,也译作“和卓”、“火者”、“和加”等,意为“显贵”或“富有者”。在中亚和新疆,则专门用于指伊斯兰教的“圣人后裔”,也就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后代,能被称为“霍加”,在那个时代是极其显耀的,所以就产生过许多真假难分、大大小小的“霍加”。 

     “麻扎”则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最初指“圣地”,后来也转指“圣徒墓”,以表示对已故伊斯兰教圣徒们的尊祟。演化到现在,似乎一般比较虔诚的穆斯林的墓地,也大都被称作“麻扎”。 



阿帕克霍加传

     这个阿帕克霍加家族的历史可谓是一部家族恶斗、血雨腥风的历史大剧。


     阿帕克霍加本名依达也提拉,是17世纪中晚期伊斯兰教依善宗白山派的开山鼻祖,曾以喀什噶尔为基地,创建过第一个政教合一的“霍加”政权,在天山以南产生过重大影响。在此后200余年的时期内,天山以南所发生的一次又一次重大历史事件。几乎无一不和阿帕克霍加及其白山派有着密切联系。 

     伊斯兰教中的依善宗起源于伊朗的什叶派。最初比较崇尚简洁的宗教仪式,可说是伊斯兰教中带有某种革新意味的流派。后来,依善信徒们开始与神秘主义挂上了钩,很重视苏菲派的经典与修持,于是也被称作“苏菲派”,主张克制与禁欲,通过某种神意的启示去认识真主;宗教仪式也开始狂热起来,宣扬崇拜圣徒,并朝拜圣墓;他们的宗教活动场所多设在麻扎(阿拉伯语译音,最初指“圣地”,后来也转指“圣徒墓”)所在地。

     大约在15世纪初,依善教自中亚传入天山以南.到叶尔羌汗国第二代君主拉失德汗在位年代,已成为当时社会上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他们对汗国政权的控制,甚至到了连官员的任命、汗位的继承,也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其权势确实到了炙手可热的地步。


     明朝时,阿帕克家族的始祖买合杜木·艾扎木,长期在中亚撒马尔罕一带从事宗教活动,是一个极有名气的伊斯兰教依善宗的大学者,被号称为“大贤”。也有传言买合杜木·艾扎木是中亚伊里克买曾国王的后代,而国王的王后是10世纪时喀喇汗王朝索图克·布格拉汗(就是我在“艾提尕尔清真寺”提到的那位把伊斯兰教引进喀喇汗王朝的索图克)的女儿——比尔克曼公主。 

     大贤买合杜木.艾扎木据说有4位夫人,共生24子。其中最有名气的是长子穆罕默德·伊敏霍加,尊号为“依善卡朗”——即伊斯兰教伊善派的首领和导师,被认为是最接近真主的现世的活“圣人”。 

     据《大霍加传》又记,买合杜木·艾扎木远在拉失德汗在位时,就曾来过叶尔羌,不想这位大贤却末受到拉失德汗的重用,于是又怏怏返回撒玛尔罕。那时他还年轻,在叶尔羌汗国逗留期间,又娶了第二个夫人,生下了次子伊沙克·瓦力。大贤去世后,长子和次子因宗教领导权争得你死我活。

     大贤买合杜木·艾扎木死后,长子依善卡朗接替了他在中亚的教权,但心高气傲的二子伊沙克·瓦力很不服气。在一次宴会上。伊沙克·瓦力暗下了毒手。依善卡朗中毒而亡。从此两家反目成仇敌,誓不两立。依善卡朗之子阿吉·穆罕默德·玉索甫,为防止叔父伊沙克·瓦力的迫害,以朝觐为名避避风头去了麦加。   

     1570年,叶尔羌汗国的第3任大汗阿不都·克里木登位。但是宝座不稳,他与自己的12个兄弟激烈争斗,叶尓羌汗国内部上下失和、相互内讧。据说伊沙克·瓦力曾在中亚某政权即将入侵喀什噶尔前夕,专程从撒马尔罕跑来向克里木汗报信,从而避免了一场浩劫。因此,阿不都·克里木汗起用伊沙克·瓦力这个中亚依善派霍加,担任叶尔羌汗国的宗教首领,目的是要借用宗教势力干预和协调汗国内部的各种政治势力。作为叶尔羌汗国的功臣,又是中亚依善派赫赫有名的霍加,伊沙克·瓦力及其家族便成为汗国的宗教支柱,对叶尔羌汗国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伊沙克·瓦力死后,其子霍加·萨迪继承了他的地位。 

     1627年,叶尔羌汗国的第7任大汗阿不都拉即位。伊沙克·瓦力之子霍加·萨迪在汗国的地位还是很可观。但是1662年阿不都拉汗的长子尧勒瓦斯出任喀什噶尔总督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被史书称为“不听父教,不守规矩”的尧勒瓦斯,很早就在觊觎其父的汗位。他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千方百计设法削弱伊沙克·瓦力家族的地位和影响,以借此打击父汗的统治。 

     却说当年依善卡朗之子阿吉·穆罕默德·玉索甫,为防止叔父伊沙克·瓦力的迫害,以朝觐为名避避风头去了麦加。后来回到中亚后,得知伊沙克·瓦力已死,其子萨迪在叶尔羌继承了教权,便大着胆子也去了喀什噶尔,投靠了阿不都拉汗的长子尧勒瓦斯。萨迪知道后,那是决不肯放过的,便指使阿不都拉汗下令将玉素甫驱逐出境。

     玉素甫很狼狈的从喀什噶尔到了天山以东的哈密。哈密统治者米尔·赛义德·捷里力,原是喀什噶尔贵族,因受到叶尔羌汗国宗室的排挤,迁居哈密的;他非常尊重玉素甫,把自己的女儿祖莱罕嫁给了他。而祖莱罕,为玉素甫霍加在哈密生下了依达也提拉——就是后来的阿帕克霍加。依达也提拉成人后,先是被号称为“海孜热特帕夏”(意为“伟大的阁下”),“阿帕克霍加”的名号是以后加封的。

     玉素甫霍加于1633年带着儿子回到了妻子的故乡。由于坚持不懈的努力,加上阿不都拉汗长子尧勒瓦斯的挺力支持,玉素甫在喀什噶尔的依善教界很快获得了普遍的承认,并开始与叔父伊沙克·瓦力的儿子萨迪这一派比高下了。 

     1640年。叶尔羌汗国的依善领袖萨迪去世。玉素甫霍加特地从喀什噶尔前往叶尔羌吊唁。不想萨迪虽死,伊沙克·瓦力家族的后继人却没有稍减对玉素甫家族的敌意,坚决反对玉素甫进城。玉素甫感到难堪和恐惧,不敢进城。 玉素甫霍加在返回的路上,到了英吉沙一病不起一命呜呼。其子依达也提拉嚎陶痛哭着前往英吉沙奔丧,玉素甫尸体运回喀什噶尔后,就埋葬在今天被称为“香妃墓”的地方。 


     从这一年开始,依达也提拉接手了其父在喀什噶尔的教权,阿帕克霍加家族也开始真正崛起。 

     此时,无论是家族之间的仇恨,还是权势利益上的争斗,都可以成为依达也提拉敌视报复伊沙克·瓦力一派依善的理由。在宗教学问上,依达也提拉比起乃父玉素甫霍加大约未必高明;但在政治倾轧的手段上,却明显要高出许多。又值叶尔羌汗国内部动荡之际,伊沙克·瓦力家族的地位也开始动招。萨迪既死,依达也提拉也就无所顾忌,决计放手大干一场。 

     为了表明与伊沙克·瓦力家族公开为敌的立场,依达也提拉重新整顿加强了喀什噶尔依善的势力,借以提高自己在宗教界的声望与地位,开始称自己这一派依善为“伊西克亚”,即依善卡朗霍加集团;并宣布以白旗、白帽为信徒标志,创立了伊斯兰教依善宗的“白山派”(阿克塔格勒克)。这在伊斯兰教史上,大约也要算是一种独创。叶尔羌的伊沙克·瓦力这一派依善,有叶尔羌汗国王室作靠山,也决不示弱;于是反其道而行之,称自己这一派依善为“伊沙克亚”,即伊沙克·瓦力霍加集团;并宣布以黑旗、黑帽为信徒标志,这样就有了伊斯兰教依善宗的“黑山派”(喀拉塔格勒克)。 在叶尔羌汗国内部,叶尔羌与喀什噶尔两地的“黑、白之争”宣告开始,并一直延续到两个多世纪后的清朝末期。 

     依达也提拉在创立“白山派”的基础上,开始了他一生致力追求的宗教与政治活动,从而引起了叶尔羌汗国上层统政治者的极大注意。 

     1662年,叶尔羌汗国的喀什噶尔总督尧勒瓦斯(即国王长子)到任伊始,就全力以赴积极抉植依达也提拉及其白山派,以此作为要挟父汗阿不部拉的资本。依达也提拉当然感恩图报、不遗余力,大肆为尧勒瓦斯的篡权活动效劳。 

     1667年,在依达也提拉及其白山派的支持下,尧勒瓦斯终于在喀什噶尔发动叛乱,最终逼迫阿不都拉汗去麦加朝勤为名,离开了开叶尔芜,把汗位让给了尧勒瓦斯。 

     尧勒瓦斯汗不忘依达也提拉的功绩,不仅把自己尚年轻的姨母穆合提热姆嫁给了他,而且还格汗国的许多重大权力交给白山派。相反,叶尔羌黑山派的地位硕时一落千文,饱受了残酷的迫害与镇压。

     与叶尔羌汗室结亲,使依达也提拉及其白山派在政治上有了强有力的靠山。依达也提拉以王室宗亲的身份并行使手中据有的巨大权力,宣布免去白山派所有信徒应上缴的殃税,并给予种种优惠待遇。这一措施在一年之内就便白山派的信徒激增到30万众。但在叶尔羌已经有了190多年根基的黑山派,绝不会服输,轻易退出历史舞台。黑白之争开始升级,从原先的敌视谩骂进入此后的血腥阶段。 

     1669年,叶尔羌和叶城等地的黑山派信徒举行大规模武装暴动。尧勒瓦斯汗也死在其弟依司马义勒之手,。黑山派扶持依司马义勒汗登上叶尔羌汗位后,也以牙还牙,对喀什噶尔白山派信徒进行血腥屠杀和严厉镇压,同时还派人焚毁依达也提拉父亲玉索甫霍加陵园的建筑物。此时,依达也提拉本人仓皇逃往克什米尔。 不久,依达也提拉搜罗了一批党羽,自克什米尔杀回喀什噶尔,纠合往日的白山派信徒,发动了反对依司马义勒和黑山派的暴乱。但这早在黑山派的意料之中,依司马义勒汗利用手中的正规军对之进行了坚决的镇压。依达也提拉二次兵败,再度出逃克什米尔。 

     依达也提拉并不罢休,他决心不惜任何代价复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依达也提拉在克什米尔、巴达克山和中亚费尔干等地流浪了许久,寻求援助东山再起,但一无所获。于是,他终于悟出了道理:没有武力作后盾,不可能成功。这时,他将眼光转向了宗教上的仇人——西藏的佛教势力。 原先喀什噶尔汗国的阿巴拜克日到叶尔羌汗国的赛义德汗,都曾在军事、政治和宗教方面与西藏佛门发生过重大冲突,特别是叶尔羌汗国更是西藏佛教的世敌,因而西藏方面对天山以南的局势一向颇为关注。

     虽然,亲近和借助异教(藏传佛教)势力似乎是叛逆伊斯兰教的,但此时的依达也提拉已经顾不上了,决定充分利用藏传佛教与叶尓羌国宗教上的敌对关系。依达也提拉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为了夺回失去权利和地位,不择手段了。他终于到了西藏拉萨,向当时佛教的最高掌门人达赖五世求援。 素与叶尔羌汗国不睦的西藏佛教势力,认为此机可乘。可是从西藏本土发兵实在困难,达赖五世便写了一封给他的得意门生噶尔丹。依达也提拉千思万谢,带上达赖五世的亲笔信,取道青海,经过河西走廊,穿沙漠越天山,终于来到了准噶尔首府伊犁,面见噶尔丹汗。

     噶尔丹是当时天山北面崛起的蒙古部族准噶尔汗国的统治者,早年曾受学于达赖五世,被喇嘛黄教授予“博硕克图汗”的荣誉封号;此时正在准噶尔盆地踌躇满志,寻找机会意欲一举扫平天山以南。这位汗见了宗师手迹,当然正中下怀,立即慨然允诺发兵相助。为了借重这位伊斯兰教在天山以南的首领,噶尔丹汗时就封依达也提拉为“阿巴克霍加”,大意为“圣人后裔首领”;可依达也提拉不知是误听还是有意,竞将蒙语“阿巴克”(首领)换成了波斯语的“阿帕克”(宇宙)。他本来就有“霍加”的头衔,于是此后就自称“阿帕克霍加”(最伟大的圣人后裔)了。 

     准噶尔汗国视舰天山以南由来已久;阿帕克霍加的来临,无疑为噶尔丹汗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1678年,以阿帕克霍加为前导,噶尔丹征集的蒙古大军长驱宜入,兵临喀什噶尔。叶尔羌汗国依司马义勒汗的长子、喀什噶尔总督巴巴克·苏力坦出城战死。随后这只大军又直逼叶尔羌城;该城守将艾瓦孜伯克又不敌战死。依司马义勒汗成了亡国之君,与其眷属亲信全数被俘,被蒙古军队押往伊犁看管。建立164年之久的叶尔羌汗国至此终结。 

     依靠蒙古部族的力量,阿帕克霍加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准噶尔汗国卵翼之下的傀儡王。他以喀什噶尔为首府,在原叶尔羌汗国的基础上,建立了天山以南第一个合伊斯兰教依善派与世俗政权为一体的“霍加政权”(政教合一)。不过,此时的阿帕克霍加也只是准噶尔汗国统治南疆的一个代理人,每年要按期向噶尔丹汗进贡10万腾格(一腾格合白银一两)的贡金,日子也未必好过。 

     阿帕克霍加自登台伊始,就实行恐怖统治。他下令烧毁除《古兰经》和《圣训》以外的所有书籍,喀什噶尔与叶尔羌等地历经上千年遗存的大批文化古籍全部付之一炬。“焚书”之后又“坑儒”。在他的指令下,放逐和绞死了许多知名学者、作家和翻译家。至于被迫害致死的黑山派信徒,则更是多得不可胜数。为了强制统一舆论和思想,又宣布依善为国教。白山派为正宗。种种强横暴虐的措施,使广大百姓无不噤若寒蝉。 

     尽管实行了以上种种措施,但曾经借助异教灭国求荣的叛逆事实,总使阿帕克霍加的心头蒙上一层沉重的阴影。据《大霍加传》记载,他曾经对自己的儿子说:“我在真主御前问心有愧,现在归我所有的这些城池,是靠异教徒的支持得来的。这已成过去。……这是我的第一件问心有愧之事。” 

     为了洗刷这一耻辱,阿帕克霍加不得已暂时中断了以个人名义的统治,从吐鲁番请回了原叶尔羌汗国依司马义勒汗的小弟弟买买提明.巴哈杜尔,来当自己的傀儡。但买买提明(史书称其为艾米尔汗)似乎并不甘心受人摆布,而且无时不想着光复叶尔羌汗国。他一上台,立即中断了与准噶尔汗国的从属关系,同时出兵天山北部,掳走了准噶尔汗国的数万牧民和大批牲畜财物。买买提明的这一举动,使阿帕克霍加大惊失色,他很快就从吐鲁番返回,同时暗中派遣刺客将买买提明暗杀了。随后,阿帕克霍加重新恢复了与准噶尔汗国的臣属关系。并被允许称作“帕夏”(即国王),他的“霍加政权”的地位就算是正式合法化了。 

     在阿帕克霍加统治期间,他还以擅使“巫术招神”而著称,把白山派信徒对他的个人崇拜和迷信推向狂热的地步,并强制黑山派信徒加入白山派。为了按期如数向噶尔丹交纳贡金,同时也顺便满足自己的过度挥霍,他巧立名目强取豪夺,以各种苛捐杂税向百姓横征暴敛。 

     1695年,忍无可忍的民众、特别是叶尔羌黑山派信徒们,又发起暴动,阿帕克霍加惊恐万状一病而亡(也有说让暴动群众杀死)。他死后,就埋葬在他父亲玉素甫霍加的坟旁。这个地方在今喀什市区东5公里处,原地名叫“亚格杜”,自阿帕克霍加葬在此处之后,地名随之改称“艾孜热特”,这是阿帕克霍加早年的名号。  

     阿帕克霍加死后,他的妻子——原叶尔羌汗国末代君主依司马义勒汗的姨母穆合提海姆继承了王位,号称“哈尼姆帕夏”(王后陛下)。汗室贵族的出身,使这位哈尼姆帕夏自幼就热衷于权势,这使本该继承王位的阿帕克霍加长子、当时的喀什噶尔总督叶海亚敢怒而不敢言。哈尼姆帕夏执政后,迅速镇压了黑山派的暴动;为了让自己的亲子买合提霍加将来继位,也为了防止叶海亚争权,多疑而心狠手毒的哈尼姆帕夏,在一次宴会上毒死了叶海亚,接着又杀害了叶海亚的长子与次子。 叶海亚的幼子艾合买提霍加被白山派信徒及时转移,才免遭屠戮。 就连哈尼姆帕夏的亲侄女——叶海亚之妻拜合兰杜,也未能逃过这—大难,被哈尼姆帕夏丢进滚沸的油锅里,给活活烹死了。至于叶海亚在喀什噶尔与叶尔羌等地的数百名亲信和朋友,也无一能够幸免。 

     哈尼姆帕夏在喀什噶尔与叶尔羌一带,大动杀伐、倒行逆施,招致宫廷贵族和平民百姓的强烈反对,人们无不切齿痛恨,暗地里无不直斥她为“刽子手夫人”。最后,尽管她日夜防备,而且甲胃不离身,反对派还是打发一个麦盖提来的“海兰达尔”(宗教乞丐)用利刃结果了她。 

     哈尼姆帕夏死后,叶海亚的第三子艾合买提霍加被信徒们从山中接回来,于1697年继承了白山派“霍加政权”的王位。 

     不过,阿帕克家族故事还未结束,大小霍加(大小和卓)故事登场。 

 

大小霍加之乱(大小和卓之乱)

     “霍加”一词,来自波斯语,也译作“和卓”。说起清朝大小和卓之乱,肯定比大小霍加之乱知道的人多,两者指得是一回事。

     1755年(清乾隆二十年),清政府发兵征讨背叛清朝分裂割据的准噶尔汗国,在今北疆击溃准噶尔汗国主力。清军即将收复天山以南之际,准噶尔汗国的残余势力及其在南疆的地方割据政权打算孤注一掷,作最后的抵抗。于是,清军在伊犁找到当年喀分噶尔白山派首领阿帕克霍加的重孙艾合买提汗的两个儿于波罗尼都与霍集占。波罗尼都与霍集占两兄弟按其家族传统都自称“霍加”(即所谓的“圣人后裔”),历史上则称兄弟两人为“大小霍加”(史料译作大小和卓)。波罗尼都、霍集占早年与父亲一起被准噶尔人以人质身份拘禁于伊犁。清军调拔400清军与1000蒙军为护卫,由“大霍加”波罗尼都率领前往南疆招抚维吾尔人。而另一霍加——霍集占被留在伊犁(我想清军不傻,对这两个霍加并未完全信任,部队交给大霍加出征,小霍加恐怕是留作人质)。从1755年夏末到当年年底,以强大的清军为后盾,波罗尼都率领的军队相继攻克了乌什、阿克苏,喀什噶尔,叶尔羌与和田等塔里木盆地西南缘的所有地方,使清朝顺利收复天山南北。但是,1756年北疆准噶尔汗国残余势力发动叛乱。被清军留在伊犁的霍集占趁机脱身逃回喀什噶尔。见了兄长波罗尼都后,霍集占竭力鼓动拥兵反清,自霸一方。

     1757年4月,大小霍加在库车截杀了清朝特使副都统阿敏道;发动了新疆历史上著名的“大小霍加之乱”,并公然宣布在喀什噶尔建立名为“巴图尔汗国”的政权以对抗清朝。这兄弟俩骨子里毫无疑问是想恢复曾祖阿帕克霍加的野心。

     1758年5月,清朝开始了平定大小霍加之乱的战役,不过战争进行的十分激烈而艰难,不断增兵,仍未击败大小霍加。一直到1759年后,改变战法,兵分两路。其中一队奇兵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最终两队合围成功,攻克喀什噶尔与叶尔羌,全歼叛军并追缉擒杀大小霍加。长达1年4个月的“大小霍加之乱”终于彻底平息。从这一年开始,天山南北就完全统一于清朝的行政管辖之下。


香妃故事

     当年大小霍加叛乱时,家族中惟有其堂兄弟图尔都等极力反对。图尔都还主动率领一支由柯尔克孜族骑兵组成的部队前去协助清定边将军兆惠在叶尔羌与霍集占作战平叛,立有大功。图尔都因此被封为清朝辅国公,并全家迁居北京。

     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图尔都妹妹伊帕尔罕(教名为买木热·艾孜姆)进宫,被乾隆皇帝封为和贵人,3年后升为嫔,35岁时封“容妃”。算起来伊帕尔罕是大小霍加的堂妹,即阿帕克霍加的重侄孙女。

     伊帕尔罕在宫中生活28年后,于1788年(乾隆五十三年)病故,享年55岁,葬于河北省遵化县清东陵的裕妃园寝中。1979年其墓的地宫部分塌陷,考古工作人员在进行清理修补,发现其墓已被盗,棺外有一具头骨和一条93厘米长的花白发辫,头骨显示出维吾尔族女性特征,发辫也与容妃55岁的年龄相吻合。

     民国前后,民间野史中各种乾隆的回教“香妃”的故事不断升温。1956年,金庸的《书剑恩仇录》,以香妃的传说塑造了一个传奇角色“香香公主”;之后琼瑶也在《还珠格格》中,塑造出美丽的“香妃”。而乾隆40个妃子中仅有容妃是维族人,因此容妃就和民间传说中的香妃合为一体了。


--------

关键字: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