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在旅途,每及一站,都是一种平庸生活不可及之之绽放。


断瓦残垣,杂草毒麦,这其实和我的想像并不相衬。目睹场景过于宏大,而主体缺失,于日新月异的村庄沦为倨傲的孤本。在不断的迁徒中,乡情无法还原亦无法复制,离得越近就越迷茫,一个城市人的矜持在此显得格格不入。

 

他们说我没有过去。

我没有土地,没有父老和乡亲,

没有一切可以聊以慰藉的东西。

在荒谬的人生面前,过去是沉默的大河。

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梦。

 

在河岸迎向一场忽来的骤雨,感觉酣畅。生命中我们拥有爱情、意义和苦难,无法安放亦无可追寻的,都将死得其所。

 

 

2016.09.01 21:34

 

 

--------

关键字:2016围屋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