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坦桑尼亚行摄游记 (二)

Notes of My Photography and Travel to Tanzania (2)

摄影:风云后期:风云文字:风云

Photo and notes by Fengyun, Chengdu, China

                             

关键词:纳特龙湖、火烈鸟、无人机炸鸡

 

Lake Natron, Flamingo, Unmanned aerial vehicle crash

 

拍摄器材:尼康D3,索尼A7R,大疆精灵4无人机

 

 

    第二天一早,我们乘坐越野车从阿鲁沙市出发了。这种某国生产的越野车比国内的越野车高大多了,可以乘坐9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大的越野车,它比国内的9座小型面包车还好高大得多,我们团的人都说在国内没有见过这种越野车。这是专门供游客游猎(Safari)的越野车,换句话说,它就是为了在非洲游猎而诞生的,所以车子配备了双油箱,烧柴油,动力很强劲。车子可以在草原和沙漠上开很远而不用加油(试想一下,要是车子在茫茫无人的草原或者沙漠上抛锚是什么后果)。而且车子的顶棚可以升起来,这样游客就可以站立在越野车内观赏野生动物了。尽管游猎用的越野车最多可以乘坐9人,但一般只坐4个游客,这样每个乘客才有足够的空间摄影。然而即使是这种威猛高大的越野车,同样要遭遇陷入沼泽的命运,因为坦桑草原上的路,实在是太烂了。我们团一共5台车,后来两次遭遇陷入泥泞道路拖车,一次遭遇车子故障。其中有一次,我乘坐的那台车陷入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泥泞道路之中,车子倾斜度达到了将近40度,感觉车子就要侧翻了。

 

    走了一段柏油路之后,我们进入了崎岖的小道。车子经过,尘土飞扬,场面非常壮观。仿佛沙尘暴来临一般!沿途都看见马赛人在放牧。其实,非洲的沙漠非常干旱,尤其是现在的旱季。好在,雨季马上就要来临了。约莫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看见了著名的伦盖依火山(Lengai Mountain)。火山顶始终布满了一层白云,很难看清它的真面目。它其实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可能冒出白烟。后来根据当地的马赛人讲,伦盖依火山其实马赛人心目中的神山。又走了一阵子,纳特龙湖(Lake Natron)也映入了眼帘!纳特龙湖就在火山脚下,二者毗邻,交相辉映,场面十分壮观。

 

    中午时分,我们入住离伦盖伊火山和纳特龙湖不远的一处山庄(Lodge)。由于沙尘太大,我们每个人头上、身上全是灰尘,相机上也布满了灰尘。行李箱上也布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土。后来,每到一处山庄,服务人员都会首先把我们行李箱上的灰尘擦洗干净,同时递上一条热毛巾让我们把脸上的灰尘擦干净。

 

    吃过午饭后,下午就去纳特龙湖观赏火烈鸟(Flamingo)。现在是旱季,纳特龙湖的水位很浅,火烈鸟并不算特别多。更为糟糕的是,马赛人的牛羊在湖边牧草,火烈鸟一般都在湖的中心地带呆着,不敢靠近牛羊群。看来,人类活动对火烈鸟的生存空间造成了困扰。因此,要拍摄到成群的火烈鸟腾空而起的场面,必须用长焦镜头。还好,我出发前买了一只200-500mm长焦镜头,勉强够用了。而随行的团员中,有的带了600mm的定焦镜头,还有一位带了800mm定焦镜头,加上增倍镜,可以达到1200mm。地陪告诉我,在坦桑尼亚拍摄野生动物,或者火烈鸟,很多人都会这种长焦镜头。而没有带长焦镜头的团员,就只能望鸟兴叹了(常见的70—200mm镜头根本不够用)。我的感觉是,在坦桑尼亚拍摄野生动物或者飞翔的鸟类,至少要带400mm以上的长焦镜头,最好带600mm以上镜头,或者配备增倍镜,否则会遗憾的。

 

    火烈鸟一般不会腾飞,倒是鹈鹕满(pelican)天飞。我们决定等待。终于,我们等到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成千上万的火烈鸟起飞了,场面太壮观了。火烈鸟其实不过是鹤(Crane)的一种,因为它的羽毛是红色的,故名火烈鸟。纳特龙湖属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共有,在坦桑这边湖面更大,因此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两国都可以观赏火烈鸟。据说,因为纳特龙湖的水含有特殊的矿物质,很多的鸟都无法在这里生存。而火烈鸟饮用了这种水之后,羽毛就变成了红色。我有点怀疑这种说法,因为,纳特龙湖除了火烈鸟之外,也有大量的鹈鹕和其他不知名的小鸟,为什么唯有火烈鸟的羽毛是红色的呢?

 

    我还用无人机航拍了几张火烈鸟和鹈鹕飞翔的照片。纳特龙湖只是保护区,不算国家公园,因此并不禁止飞无人机,出发前,国内的某旅行社也说了可以带无人机在纳特龙湖拍摄火烈鸟。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由于纳特龙湖四周的山上布满了铁矿石(当初并不知道,飞行途中遥控提示有磁场干扰,也没有太在意),磁场很强烈,干扰无人机信号,在湖上自动返航时我的无人机不听使唤,被巨大的磁场吸住,直接往山边飞去,无论我怎么掰动遥控杆,无人机就是不听使唤,最后电池耗尽,炸机了!!!!!此时天色渐晚,尽管不少团友都劝我放弃算了,毕竟山太高,很难找到,而且天色已晚不大安全,但是无人机上有拍摄的火烈鸟照片,即使无人机坏了,我得把SD卡取出来。

 

    黑人司机Daniel看清了无人机坠机的位置,他说一定帮我找回来,我非常感动!后来,随团去的领队,地陪都跟我一起爬山去找无人机。在半山上,地陪指给我看,半山坡上全是黑色的铁矿石,我的天。最后,Daniel由于到了无人机坠机的位置还是没有发现无人机,他呼叫一位勇敢的马赛人上山,帮我从半山坡的一颗小树上取回了无人机,前后折腾了一个半小时。不幸中的万幸是,当马赛人将无人机交回给我时,我发现,无人机的四只螺旋桨坏了,锂电池也被摔坏了,脱离了机体,但是机体看上去大致完好,所以,我相信我的无人机还可以飞,因为我带了备用的锂电池和螺旋桨。后来,我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以及马赛人村落都飞了无人机,这也是我们团唯一的无人机。事实证明,我的初步判断是对的,当初的坚持是对的。摄友们,如果将来去纳特龙湖飞无人机拍摄火烈鸟起飞的场面,一定要当心磁场干扰!

 

    第一天的运气似乎并不好,除了遭遇了我的无人机炸鸡之外,随行的本团另外一辆车在沿着纳特龙湖回来时被陷入湖畔的沼泽里,拖了几次车也没有用,最后请来一台挖掘机帮忙,不料挖掘机也被陷,此时已经完全天黑了!地陪决定,将陷入沼泽车子的团员转运回山庄,只留下黑人司机守车,等待救援。晚上回到山庄已经很晚了,大家疲惫不堪。深夜在伦盖伊火山脚下的山庄经历了刮风下雨,坦桑的雨季就要开始了。风雨交加,我感觉山庄的屋顶都快要被掀翻了,山庄只有太阳能供电,晚上有没有电,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一点恐惧,尤其是几位女团友第二天早上如是说。好在喝了一瓶啤酒,后来很快又昏昏欲睡了,次日早上雨过天晴,朝霞太美了。

 

    听当地人讲,坦桑的雨季是在三四月份,尤其是四月份雨水最多,到五月,雨季基本结束。次日一早继续沿着纳特龙湖岸边观赏火烈鸟,以及大量的鹈鹕。此时,那辆陷入沼泽地的越野车也终于被拖上来了。

 

    坦桑尼亚比中国晚五个小时,拍摄时,应当调整相机的时区设置(我去美国时,忘记了调整相机的时区设置,结果回来才发现相机记录的时间是错误的呢)。我忘记了调整无人机的时区设置,因此照片显示的拍摄日期不对。另外,无人机飞行,不需要手机信号,只要有卫星信号就可以飞。(未完待续)

                                   2017.2.5 凌晨5:30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回到成都后2017.2.15补充)

 

--------

关键字:坦桑尼亚纳特龙湖火烈鸟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