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江,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留下无数诗篇,古今传诵。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之仪的“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杨慎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就在东坡挥就名篇的古城黄州赤壁矶头的长江边,因冬春长江枯水时节,露出大片江滩,城里的人们在江滩上有序地开出长条方快的莱地,不仅可自给,还可以丰富城区百姓的菜篮子。他们大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下岗工人,或失地进城的农民,水退人进,人退水进,大有打游击的味道......

   人勤春来早啊!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