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魏晋士人尽管明知审美的人生只是一种主观的幻觉,除了这审美的人生之外,他们别无选择,他们的孤高性格不许可他们和俗人一起去度一种世俗的人生。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悲剧意识的支配,受人生之谜的折磨,不能忍受人生仅仅是宇宙中稍纵即逝的偶然,“倘若人不是诗人、解谜者和偶然的拯救者,我如何能忍受做一个人!”沉入审美的醉境,追求与自然本体融合的幻觉,实出于自我拯救的必要。

不管魏晋士人对于审美的人生的追求包含着多少幻灭的苦恼,这种追求本身却具有真实的悲剧性审美意义。对人生悲观而依然执著,怀疑而愈加追求,大胆否定一切传统价值而向往超越的审美境界,也许这就是魏晋风度的魅力之所在。

清晨雨中,走在秦淮河畔,感受六朝文化的璀璨,可惜,周围只有明清礼教的建筑风格,压抑的氛围感。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