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杂言

导本文件的时候,终于也是醉了,第一次全用CRW格式,近2000张图,50余G,还不包录下的视频,这如何选择,找一个小文件分夹,弄一个先,有机会再写第二集。
 

记录一些,关于旅行,美食,
和孩子们的一些画面,用心境的笔触,
尽努力的调制一杯好咖啡,
今生遇见,深浅缘份的你我。

 

将公众号之前函盖的标签删去,重新定义,
也许这是相对清晰的,既然是做自己,总要看清。
 
我说,基本不大看网红的文章,特别少看那种古怪标题的。然但凡好的,即刻关注。

事实上那杯啡自己的文章,通常没什么点击,比如上一篇《革家》现在,50都没有破,只有一个留言。每个人肯定不止一百个朋友,就是说本篇,有可能,没有最少,只有更少。

说真的,终于开始有不在乎的心,少了有什么关系。又不能以此为谋生,如果有人看当然是好的,做自己,每当最后确定发送,其实是一份自我的满足,一篇自己会来回看好几遍,甚至终于自己纠正错别字,虽然还少不错字。过去、未来,不能想的那么远,你看见一个,真实眼睛感觉到的时光。

 

而特别关注的好文章,一定会留给安静的时刻,因那可能有片刻的愉悦,看别人,也许正看见自己,偶然可能有一二句,打动人心,是想做,想念,或牵挂的。
 
这世界关于自己太肤浅渺小,只因读书太少。
 

我不知道,下面一节文字是那一位牧师的话,但,是击中人心的,他说:
 
“你痛苦是源于太过在意自己,进而在意他人如何看自己、周遭如何待自己,其实,人生本是孤旅,寂寞起来,谁都一样清冷;孤独起来,谁都一样无助;他人所能给你的不会超过你能给人的。你要的满足,向外索求是得不到的,学会疼惜自己,多些快乐与努力,渐渐会明白,只有那更好的自己才能使你终得心满意足!”。
 
的确我是非常感恩的,有一段时间很不好,今天微信上遇见很久不见的故人,问我:好吗?
我说:之前不好,现在也不坏,平和,尽力,

 


《革家》文章唯一留言的是一位,60多岁旅途相识的阿姨,聊天中,她问我是否学中文的。
真惭愧,现在其中一个职业是种卖红枣的农民。
一个没读多少书的一个人,
怪事,文字难道要上了些年龄和经历,
但感恩终于有人给你一个赞。

正文

施秉县马号乡大冲苗寨,坐落于距马号乡政府驻地5公里外的清水江畔,距施秉县城约41.5公里。看地图直觉,过了大桥,距台江县城应该更近很多。
 
马号应该很出名,听,苗族研究会长介绍,这里曾经是驿站换马的地方,那当年没有桥,渡江,肯定是用船,而行政的划分,估计在这几十年里,也不断变更着归属,可能好些年前,这里属台江县辖。

 

清水江是很美的,和它的缘份,一直算不上深,上一次见这江水,超过十五年了,那份绿缓一直是念念至深的。因而构成了,我对贵州水,最念恋的一条河。当然还有威宁的草海,却真的再没机会去到。
 
突然间,就开始格外珍惜,每一次遇见的,因为,真的不可能是从前的飞来飞去,想去那就去那,想去多久,就任性多久。
 
生命给每个人的时间,都有一个定数,你看孩子都将要一年级结束了,错过了,就再也没有。

 

再后来,后台,发现一个5元的打赏,我留言:
“谢谢打赏,感激这是这许久来,
又一次见到的馈赏,反到希望能留言。”


将回忆的心一点点拉回,春天的二月,油菜花到了尾声,李花桃花,渐次开来,乍暖还寒,潮湿的雨水,下下停停,所谓日无三日睛,在春天,多数是阴柔的蒙胧,这样的地方因清水江,而风光变的极素美。腊肉、七彩姊妹饭、熏鱼,新杀的猪,水煮的白肉,那些远在异乡不能在家苗乡人,你会不会思念。而让人非醉不可的雷碧(米酒)。离开贵州的日子,竞然也会念念。
 

寨子里人不多,很多都已外出打工,过节没有从前那么的热闹。小小长桌宴,这一回,感觉特别的欢喜。在过去很讲究,从不吃百家饭的我,今年彻底改变,味道是那么美味,那么风情,那么苗歌歌词的《甜蜜蜜》,这么好听,这么柔软,女儿美不美,酒不知觉,就喝了...
 


这里青山绿水,古屋依然,老树参天,一带碧波插寨而过,三百年的光阴早随世而去,留下的还是那些依山傍水的老民居,还有那些世代沿袭的俗风民情,葱绿的山头碧蓝的江水,变化了的就是人们的生活在日益宽裕起来。
 
姊妹节的来历,已不那么重要,五彩的糯米饭,却是真的天然好吃,男人讨姊妹饭,会吃到各种意思的味道,喜欢的不喜欢的,酒中,各样的欢喜,时光,若能回去年青,多好。
 
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再去,大冲,那么美,应该将你整理出来,一篇是不够的,那些孩子,估计三四年级,而这一天,正巧是周日,否则也是在学校的。
 

我们一起,田间,河边,姑娘最美的盛装,大冲是这附近村里,唯一在二月过的姊妹节,没有机构组织,没有旅游的人,只有最真实,寨子本来的原汁原味。所以在今天,能遇见,都是一种福缘。
 
而缘份是深是浅,可能不在于人,是在于心。谁人知道,若真有缘再去时,那些孩子可能已经是大人。但我在想,如果碰见我,我碰见你,当我们知道,写这个文章的一点记忆。我想,我们都会很开心。
 
这么好,这么美,怎可以将他封尘了。
 


走时,离别依依,送到村外,很远很远,醉了,酒已经喝的不能再喝,我来,你们迎,我走,全村送,这礼好重!
 

--------

关键字:斐来飞去贵州苗族台江节日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