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黔阳是洪江市的历史古城,老城虽不大,却是一个大集市,两侧保留着古老的工商业店面房,打铁铺、老秤店、打蓑衣、弹棉被等各式传统手工业作坊沿街开设,包罗百业。现在古城依然保存着这些老行当,是许多老人怀旧的必去之地。 
  沿着古城的石板路,来到了一家老理发店——南正街274号,是老旧的木质结构房子,当地人都习惯称为“老理发店”。这家理发店的坚守者李根养、走进店里,一张白色的老式理发椅很是显眼,椅子斑驳,无声地诉说着它的年岁。理发椅来自哪里,“工龄”有多长?椅背下方的一行字“新生理发椅铁工厂”说明了它的出处。李根养说,这张理发椅已经用了50多年。 
  上世纪60年代,黔阳有家著名的集体性质理发店——“白兰花”,李根养当时连他在内共有7个学徒,他是年纪最小的,只有15岁,那时候,当学徒很苦,每天要为老师挑水、烧水、洗毛巾,还得苦练理发、刮胡子、剃耳廓、清眼目、刮耳道等手艺。”李根养告诉我,  据了解,修面、剃耳廓,是为了剃除脸上和耳廓上的汗毛,使人面貌一新。清眼目是剃除内眼角的睫毛,防止倒睫。刮耳道是因为耳道里有绒毛,风一吹,细小的绒毛摇摇摆摆,拨弄着耳道,使人阵阵发痒,清除绒毛后,顾客会感觉很舒服。 
  一道道程序,都是在人的脑袋上做功夫,稍有不慎,差之毫厘,就会流血。“理了50多年头发,没有出过事。”说起这个,李根养很自豪。“现在年纪大了,清眼目、刮耳道都不做了,要为顾客的安全着想。” 
  “以前的发型比现在简单,男的是西装头和铁板头居多,女的也往往是剪个齐耳短发。这几年男的发型变化不大,仅仅只是以前平头剃得高,现在剃得低。”李根养说,像现在一些花里胡哨的发型他没再剃。 
  当时,使用的都是手推剪,用手拿着手推剪将头发一点一点剪下来。“手推剪剃发的时间比较长,一般需要20分钟。不像现在电推剪省力,5分钟左右就可以剃完一个。”李根养说,那时剃头可是件大事,不到重要时刻顾客都舍不得来剃发。“现在剪头发是10元一个人,以前小孩子是1角、1角五分,大人是2角。别看就2角钱,当时可以买不少东西了。” 
  时代在变化,理发店里的用品也悄悄发生了改变。李根养告诉我,以前店里洗头都用肥皂,头上抹一抹搓一搓就好了。用剩下的肥皂头和灰碱煮开的水,可以用来干洗头发。 “现在是洗头膏,你看,这么一大罐,客人来了挤一点抹头上,省力又便宜,气味也比以前香。” 
  上世纪80年代,李根养停薪留职,在华楼街91号开了家个体性质理发店。那时候理发店少,很多人都是这家理发店的老客户。进入21世纪,华楼街拆迁,李根养把理发店搬到了南正街,生意还是尾随而来。 
  李根养说,端午节和春节期间,居民们都要到理发店剃头,尤其是到了大年二十左右,大批的人潮涌进来理发,每天都要剃二十多个。“每天早上8点就要到店里干活了,一直剃到晚上8点多。”这几年,每到过年也同样忙碌,每天也有10多个人过来剃头。 
  “当时不少人是急吼吼赶来,说要去喝喜酒或是急着有事,让我们早点给他剃头。”在李根养的记忆中,改革开放后理发店的生意更好了,因为当时恰逢农村妇女可以下海工作,不少女的都赶来剪短发。“以前农村妇女老的盘髻,年轻的养长辫子,理发次数不多,这个政策出台后,不少女的就来店里把长头发剪了,头发多的,还要修剪。”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时与李根养一起当学徒的年纪都渐渐大了,年纪最大的已经80多岁,年纪小一点的早就没有理发了。 
  今年68岁的李根养早已是安享晚年的年纪,但他还是习惯每天呆在店里。他说,现在来的都是老顾客,能跟他们聊聊天,“这些老顾客至少都六七十岁,不少人可以说是从满月头开始剃到现在,如今都当爷爷奶奶了,他们有时也会带子孙辈来这里剃。”50多年的时间里,他看着不少人从小长大,结婚生子,变老过世…… 
  说起理发店今后的道路,李根养说,他会一直坚守到做不动为止。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