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今年十月长假前夕,一看国内旅游的热度,预感到跑到哪里都免不了人挤人的烦恼,于是拉上行李跑到了巴黎打算过好一个不拥挤的长假。21年前我在巴黎时,巴黎都是日本人,如今换成了韩国人,十个亚洲散客中最少有6-7个是棒子,而中国散客都集中在购物区。这法国人也很势力,在老佛爷等店铺里安排说中文的,而在各大博物馆内只安排韩语翻译器。巴黎这几十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公共交通和街貌都干净了许多。

       巴黎最令人赞叹的是他们的艺术氛围,那种从骨子内渗出的气质。如果他们的各大博物馆内保留的是他们令世界惊叹的贵气,那么他们的街头则是无处不在的艺术家。一个在巴黎生活了几十年的美国人感叹道,一张塞纳河边的经营文艺书摊的执照,需要一个在巴黎市外围的书摊贩子向市政当局申请二十多年才能获得,在这二十多年中,你若不执着地喜欢文艺类图书,你就自然被别的有心人给替代。一个街边弹琴的很可能是某个国家的未来的音乐大师或是已经过气的大师,而为游客画像的画家中,我知道我们国内许多高人曾都在这个人群中混迹过。巴黎有条街的名字就叫 “布尔乔亚”,人家可一点也不怕被无产阶级抨击,街上弥漫着浪漫的情调,到处都是为中产阶级量身打造的各种服装和配饰的小店,还有许多看到你眼花缭乱的画廊和艺术品经纪公司门店。我相信任何都市白领都会爱死这里,但好像国内很少有人光顾这个区域,大家还是扎堆老佛爷之类的豪华店铺抢购奢侈品,多少有些。喜欢摄影的,在随便哪个街头的拐角,就会发现一处影展画廊,这很容易理解,巴黎是世界顶级摄影师扎堆的地方。我在一家店里遇到了一位低调的摄影师正在专心拍摄店里的一些花絮,我呢不知好歹,告诉他我也喜欢摄影,结果人家在手机里随便划拉出一个摄影主题请我欣赏,简单地介绍了这个主题的艺术风格和技术,我一下就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在我们国内,我几乎从未有那个网站和影展展出过这类风格的作品,我只能感叹自己趴在井底玩得不知好歹。所以我选了第一张片子作为这组片子的片头,在我看来,这株残败的蒲公英,与前方的朦胧的殿堂,就很像自己的处境,哈哈。

       另外,在巴黎带上脚架去某个场所去拍摄的想法基本不现实,因为无处不在的严格安保措施,你带上脚架就等于自找没趣。所以想要好好在巴黎拍摄一些特别的景色,得有能耐把脚架带进去。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