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品古镇,十里老街,百年风云,千载文脉,万里长江”,这就是距离重庆永川城区约40公里的松既古镇。相传松既古镇始建于南宋,兴盛于清朝,而抗战时期是重庆长江水域最繁忙的码头之一。如今的古镇已日渐衰败,但建筑保存还算完好,故有“三清”的美名:既清幽的环境、清洁的石板路、清新的江风。

    朋友多次相约去颍川玩,难得有去重庆的机会,便抽空去了一趟颍川的松既古镇。没有节日期间如织的游客,没有挂满红灯笼的喜庆气氛,更没有刻意打造的商业街,几条铺满青石板的老街,一溜的明清建筑,吊脚楼、四合院、穿斗屋,墙脚大都长满了青苔。一切都散发着原始的古朴与清静,这是我最喜欢的古镇原貌。

    老街近5公里,蜿蜒曲折,清幽、雅致。辗转其间,仿佛时光倒流,回到几十年前的旧时光。小镇中段,一家小饭馆里,除了忙碌准备餐食的两夫妻外,只有一位大爷坐在空荡荡的桌前看电视;对面药店里没有客人,十米外的茶馆里几位牌友在酣战之中,无聊的两位大哥在欣赏手机上精彩的图片;老街的许多家房门都关着,好不容易看见一对母女开门,突然看见我,充满好奇;古镇里有名的罗家、陈家祠堂里静静无声,唯有对面的一家制作油纸伞的小夫妻在默默的劳作着;理发店里的师傅不知道去了哪里,当然也没有来理发的客人;小巷深处竟然还有一个织布机的微型博物馆,因为半天不见游客,守店的大叔已经睡着了……

    临近中午,是老街人的午饭时间,孤寂的大妈用柴火开始烧水煮饭;有动作快的大叔端着一碗南瓜饭在巷子里串门;李大哥哥俩就着一盘豆子、一碗空心菜喝着小酒,而卖长江石的小店也因为没有生意便一家人早早地上了饭桌。

辗转中,邂逅颍川文化名人刘炙文老先生,85岁的他还是一位研究员、艺术家。谈起松既古镇的历史、文化,老人滔滔不绝,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