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车子终于盘上了白马丫口,我站在海拔4292米的雪山上,回想起平日生活在海拔十几米的平原,突然间觉得自己很高很高……
丫口的雪很厚,双脚睬上去,身子便开始向下沉,没有雪套,不能再往厚雪的地方走了。
在丫口,做了一件长大后没做过的事情——人有三急,找了一面破墙,以其作为遮掩,在雪地上留下了自己的东西,看着那腾出热气的液体把雪地融出了一个小孔,感觉很奇妙,呵呵,算是“到此一游”的记号吧。

--------

关键字:云南风光类

版权声明:请尊重原创作品,转载时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及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