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摄影首页 > 摄影技巧 > 印象 > 静物也是有灵魂的,关键得有创意 | 专访谭硕

静物也是有灵魂的,关键得有创意 | 专访谭硕

发表时间:2017年07月06日 作者:昏鸦鸦编辑:印象编辑组点击数:523628


在谭硕的镜头下,钻石、宝石、名包名表都可以变活;


他可以用创意给每个物品赋予喜怒哀乐,让它们拥有灵魂;


所以,当各大品牌的高级珠宝进入国内时,都要去他的工作室走一圈。










谭硕


中国新锐创意摄影师,拾一STUDIO摄影主理人,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他的摄影作品注重创意和理念的挖掘,有着令人过目不忘的摩登质感与灵动。基于深厚的美学功底,他擅长用光影作画,呈现一个视角新奇、浮光掠影的世界。长期与《时尚芭莎BAZAAR》、《芭莎珠宝》、《ELLE》、《时装L’OFFICIEL》、《芭莎男士》、《男人装》、《悦己SELF》、《GQ智族》、《时尚健康》、《OK精彩》等杂志合作



— 1 —

静物摄影师必须是一个多面手


你想象中的商业静物摄影师的日常是怎样的呢?


你可能想不到,他会到去扒树皮,捡树叶,摘野花,甚至自己动手做雪山、假山、月球等道具。

  



印象:拍静物最重要的是什么?


谭硕:创意。但是说实话,刚开始拍静物的时候会很焦虑。不同的拍摄,使用的道具、灯光都不一样。珠宝,化妆品,包包等,它们的布景和用光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材质不同,要解决的问题也不一样。所以一开始会花很多精力考虑这些具体操作问题,慢慢做顺了,技巧丰富后,就得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创意上,这才是静物拍摄最重要的。



印象:在拍摄前你一般会做哪些准备?


谭硕:静物摄影基本上得像导演一样,制片、场控、美术、灯光等大部分工作都是一个人完成,有时候助手都不一定插得上手。因为我沉迷其中就会很投入,助手怕打乱我的思路。我的工作室并不大,很多时候一个小空间里面要坐下20几个人,保安、公关、编辑等,所以拍摄过程中没有太多时间细细思考,所以在拍摄之前要把拍摄思路理顺,这样才会拍得顺畅。






印象:静物摄影对布景十分讲究,你是自己布景还是请专业的布景师?


谭硕:多数是我自己布景,包括很多道具都是我自己做。我在拍静物的时候,总希望有一些情节,在场景布置和用光上,我都希望产品和道具、背景之间产生故事,甚至产生戏剧化的效果。但是要达到这种效果是很难的,所以自己布景更能体现吧。




印象:你自己也做道具?


谭硕:是的。我拍摄时对道具、场景等精细的东西要求很高,越精细拍出来的效果就会越好。所以我会在道具上下很大功夫。但在道具上,国内多数客户没有这么多的预算或者经验,这就需要靠摄影师的能力去把握了。我比较喜欢动手做一些东西,遇上特别有意思的项目就会自己动手做,比如假山,月球之类的。做这些蛮有意思的,好久不动手也会手痒痒。


因为我之前是学装潢设计的,所以会做道具。做一个道具,时间少则1个小时,多则两三天。上一次给一个珠宝做的月球表面,从建模到定型,花了大概三天时间。有一次给芭莎(《时尚芭莎BAZAAR》)做的雪山,我直接是用纸做的,大概一个小时就基本搞定了。做完他们都不相信这是用纸做的。






印象:感觉一个优秀静物摄影师是全能的?


谭硕:我觉得作为静物摄影师,必须是一个多面手,要懂很多东西。生活里的小常识、小经验都要懂。比如说拍摄花,摄影师必须化身花艺师,你要知道各种花的名字、特性,怎么插更好看;拍小模型要知道沙子怎么玩、雪怎么玩、水面怎么表现等;拍珠宝就要知道它背后的故事,了解它的材质等。



—2—

懂生活、会玩才能拍得好


谭硕是个很会生活的摄影师,他也一直强调生活对摄影的影响。他认为,要拍好照片,首先得会生活、会玩。“一个好的摄影师是在生活细节里培养出来的。”


正因为他对生活的好奇,使得他在拍摄时能迸发出各种创意。他镜头下的无论是珠宝也好,包包也好,都能很巧妙地与各种道具相得益彰。






在正式做商业摄影师之前,他是做广告的。从清华美院装潢设计毕业后,他做了很多年广告,但一直没忘记摄影,坚持在工作之余拍片。


印象: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


谭硕:大学时,当时有一个叔叔送了我第一台相机。那时还是用胶片机,胶卷也挺贵的,也没啥零花钱,基本都投入进去了。当时常去隔壁的摄影系串门,很羡慕他们有很多器材。大学时兴致很高,时间也多,经常在暗房里一宿一宿地待着,时间也过得特别快,感觉没冲多少照片天就已经亮了,但挺快乐的。





印象:怎么真正进入商业摄影的?


谭硕:虽然干了很多年广告行业,但一直在继续拍摄,闲余时间基本都被摄影占据了。到处走街串巷拍些人文纪实、大爷大妈、古建筑、星空等。当时还没想过做这一行,只是喜欢就一直拍。进入商业摄影是很偶然的,一个时尚芭莎的朋友看我很喜欢拍摄,就找我合作一次试试,误打误撞拍了一组,反响还不错,慢慢他们就让我帮忙拍一些片子。后来约我来拍的人越来越多,就干脆就放弃了原本的广告行业,专心去做商业摄影这一块。







印象:除了摄影还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谭硕:我的兴趣广泛但不精,因为时间太少,以前的好多兴趣都被搁置了。我对文物、历史类的东西很感兴趣,我以前专门学过文物,还去考了拍卖师,我现在还是国家注册拍卖师。我拍珠宝之类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就是我对这些东西的喜爱。


以前还喜欢打网球、羽毛球、台球等球类运动。但现在实在忙到没朋友,只能玩玩打拳。因为打拳不需要找一个伴儿,有教练就好了。平时工作要把所有的脾气压在心里面。拍摄的时候一定要平心气和地去对待每一张片子,不可以发脾气,这样才能把工作完成好。这样累积了很多的负能量,打拳就可以发泄。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去拳馆打一会儿拳。






印象:你一年给自己放几次假?


谭硕:一般都会选择孩子的假期给自己放假,陪孩子出国玩。其他的时间呢,放假确实很少。


但现在最要命的是职业病。每到一个地方,一进酒店就要看人家的杂志。遇到好的片子马上拍下来。我一般到国外很喜欢去逛跳蚤市场,但看到什么东西就会想,哎呀,这个东西要是用来拍摄多好啊!这个做道具多好!有时候看见地上的叶子或者是一些小的植物都想带回去做道具。因为在国内不容易找到这些奇特的植物,所以每次出国都会捡些小叶子、小干果,然后装在一个特别精致的盒子里带回来。




前段时间去泰国玩,刚好一个编辑跟我约片子说,这个产品里面有一种树皮的成分。结果我在泰国的时候就出现了职业病症,见到树就想去扒树皮,结果真的是弄了一小盒树皮回来拍摄。一起出去玩的人就觉得很奇怪,说你捡这个烂树皮干嘛。家人也会觉得尴尬,你出来玩儿还老想着拍摄!但没办法,这就是职业病吧。



— 3 —

其实我不是只拍静物


由于谭硕拍的静物很好,各大媒体、品牌都会找他去拍各种静物。这就给大家造成一种印象,他是专门拍静物的摄影师。可他却说自己其实“拍的人物和静物是一半一半,只是很多人对我的印象是静物拍得更多一些。”




印象:大家都以为你是只拍静物的?


谭硕:其实很阴差阳错,一开始进入商业摄影时静物拍得多,但人物、时装类的也在拍。大家很喜欢我拍的静物,很多珠宝、配饰、美容之类的媒体编辑都很喜欢我拍的静物。慢慢地,可能很多人对我的印象就是只拍静物,其实不是这样的。





印象:你觉得拍静物和拍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谭硕:其实静物摄影要比人物摄影难很多,因为人是活的,静物是死的。拍人时我们可以选择模特,也可以沟通。但静物不可以,这就需要一个好的创意来支撑。如果没有好的创意,就无法体现物品的美,也拍不出情绪。如果你还想向消费者传达某种概念的话,就更要花费心思,一点一点地去想创意。比如我们拍摄一个玻璃杯,怎样用道具去体现它的快乐、悲伤、惊讶、幸福等,都要完全靠摄影师把握。



印象:你喜欢拍人物还是静物?


谭硕:其实我不想把摄影师分类为静物摄影师或者人物摄影师。我觉得,摄影本身来讲并不分拍什么。做一个好的摄影师,要学会静下心来,认真对待每一次拍摄。能够用很好的审美和独特的眼光去诠释你要表现的东西。




印象:如何成为一个好的静物摄影师?


谭硕:我也在培养我的助手们成为好静物摄影师。我经常跟他们讲,要想做一个好的静物摄影师一定要耐得住性子,沉得下心,能够去观察生活的点滴。还要有一定的美术基础,这个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没有美术基础的话,在拍摄时就很难把控整个画面和节奏。静物摄影的关键在摄影之外,是对审美和绘画基础的一种培养。因为静物摄影对细节的要求非常高,你的眼光要非常细致,构图要非常严谨,这样才会出现很好的效果。





印象:商业摄影跟艺术追求冲突吗?


谭硕:不冲突,我会考虑客户需求来拍摄。商业摄影更多地要考虑客户的需求,让客户满意。这不是个人风格形成的舞台,这个过程需要很大限度地跟客户沟通交流。虽然现在工作忙碌,但我也在计划私下拍一些个人创意项目。



印象: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拍摄是?


谭硕:印象最深刻的是小米拍摄,为了表现那种镜面的科技感,我们真的费尽了心思。前后大概拍摄了有一周左右,整组片子都是用实拍的形式去表现的这种科技感的光线,非常非常难,有时候会用五六个小时去布一个景。当然最后的效果也还是蛮好的,客户也非常喜欢。







印象: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谁?


谭硕:静物类的摄影师,我比较佩服静物之王Mitchell Feinberg。因为他的片子冲击力非常强。作为摄影师来讲,我更喜欢一些不是专业摄影师的作品。有时候我甚至我家小朋友拿手机随意拍的片子,我还觉得蛮有意思的。我不喜欢特别刻意特别做作的片子,我喜欢能够流露出一些自然感情的片子。拍得自然,然后有想法。


谭硕在拍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