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摄影首页 > 摄影技巧 > 手机摄影人访谈 > 去战地旅行,与子弹擦肩而过只为拍照 | IPPA黄熙睿

去战地旅行,与子弹擦肩而过只为拍照 | IPPA黄熙睿

发表时间:2017年07月31日 作者:摄影社区编辑:陈陈陈陈陈陈-点击数:436463

       

别人的旅行貌美如花游山玩水,他的旅行惊心动魄深入战地;

在枪林弹雨中与子弹擦肩而过,他却时刻抱着如何能拍得更好的疯子心态;

不是摄影记者,他却操着一颗战地记者的心;

这说的正是2017年IPPA新闻类三等奖获得者黄熙睿。


2017年IPPA新闻类三等奖


说起来,黄熙睿是个神奇而特别的摄影师。


他的神奇特别在于他的神秘感。在IPPA公布之前,在各摄影网站看不到他的照片;即使在IPPA之后,他的信息也鲜有人知,不少网站在报道IPPA时甚至还写错了名字。黄熙睿既没有在任何摄影网站建立个人主页,没有接受过大型网站的专访,即使创建了个人公众号,历史消息也停留在半年多以前。


他的神奇特别也在于他独特的人生经历。他从前学习油画却爱上了纪实摄影最后成为自由摄影师;周游列国,旅拍人文经验丰富,却独爱战地纪实题材,选择深入了土耳其与叙利亚战乱边境城市;在伊斯坦布尔亲历土耳其政变,眼睁睁地看着旁边的路人遭遇枪击到下,最后又因偶遇的法新社记者一句话跑回国内在西藏待上了半年多。


带着十二分的好奇,黄熙睿IPPA获奖后独家专访——POCO对话影像人将为你揭开他神秘的面纱,聊聊他的IPPA故事,也聊聊他的生活与经历。


摄影师黄熙睿





part1 战地旅行:

“兴奋地构思怎么拍下来,满脑子都是这些”




世界:知道IPPA获奖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什么心情?当时投了多少张照片?

黄熙睿:6月中旬的时候,很开心。大概投了10张,4张获奖,都是纪实新闻类的。有3张是提名奖。


世界:你在朋友圈说“关键是拿到了新闻类的”,为什么新闻类的拿奖让你这么兴奋?

黄熙睿:据我所知,现在国内拍新闻类没什么人,这种战地类的题材也很新颖,比较刺激,所以我比较喜欢这种题材。


世界:这个奖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黄熙睿:没有太多意义,就是很开心。




迪亚巴克尔战争平民迁移逃离家园



世界:能不能说说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黄熙睿:我当时是在土耳其待了两年,我在在卡巴多奇亚给人拍婚纱照,那时候是冬天,生意很冷淡,我就计划去一次东部的旅行,东部正在打战,我就跑到了叙利亚边境的城市迪亚巴克,这个城市距离叙利亚直线距离大概只有100多公里。我当时是去旅游的,结果一下火车发现这个城市整个都在打仗,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全在打仗,警察士兵他们也不会管我,忙于修碉堡摆沙袋之类的。


世界:当时没有了解过迪亚巴克尔的情况吗?

黄熙睿:稍微了解过。其实我土耳其的朋友有跟我说过那里在打仗,我就是奔着这个去的。


世界:去战地地区旅行,心情是怎样的?

黄熙睿:不是旅行者,其实是摄影师。我很兴奋,兴奋地去构思怎么把这些东西拍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想好哪边比较安全,遇到危机情况怎么处理,当时考虑的都是这样的事情。(世界:摄影师心态?)是的,很多时候拍照片只需要按下快门就可以了,但怎么接近他拍下照片,是怎么逃跑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迪亚巴克尔战争平民迁移逃离家园



世界:在那里待了几天?这几天拍照片过程中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情?

黄熙睿:当时那个城市情况是在老城区全被库尔德工人党(简称pkk)占据了,这些人都是带着头巾面罩只露出眼睛拿着枪,守在老城区的范围内,他们是欧盟和美国认定的恐怖组织,我当时很怕他们会绑架我。我一直想进老城区里面拍,但是所有入口都有士兵把守。当时有个当地人和我搭讪,他问我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就假装游客,说来这边走走。他和我聊了很多,确定我对他们没有危害以后,问我是不是想进去,我说是想。他说可以带我进去,就进去里面看了很多不能拍的东西,就是很多小孩在搬砖修东西拿着枪之类的。他当时带我到老城区里面走的时候,走到一个房子前,就停下来。当时就走出来几个全副蒙面只露出眼睛拿着AK47的战士,就出来唧唧歪歪,他们不讲英语,我也听不懂他们讲什么。但是他当时特别拽地指着自己说是Pkk的领导人,他说你想不想拍照,我说我想拍照,他说你可以拍我,然后就拍下了一张。当时我拍他的时候其他人都躲开,只有他自己曝光。当时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在那里特别怕他们绑架我,因为那里已经失去土耳其政府的保护了。




世界:预想过出现危机状况吗?

黄熙睿:会有,时刻保持警惕。我记得当时有个细节是,那个路人问我想不想进老城区看的时候,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我肯定不能进去,进去很有可能就被绑架了,说道理都没法说。但是我从一个细节判断出他是个好人。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你如果跟我进去你不要拍照”。这些士兵看到拍照我可能就会被带走询问,他也没法保我。我从这个细节上判断他是好人,并不想害我,然后才会跟他走。


世界:获得三等奖那一张呢?

黄熙睿:那是我在离开那座城市之前一天拍的,我走之前他们开始大规模交战,那一天我一个人拿着相机出去拍,在一个巷子里走的时候,我走到一个巷子前就看到他们,沙袋堆了一排战壕,两个战士在巡逻,走来走去,我当时特别想拍下那个画面。我就想了想,我用手机对焦拍下只要1.5s就好,他看到我反应到开枪怎么也要3-5秒,我连步伐都想好了,靠在墙壁上,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他的视角,手机按了一下,马上就跑了,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我就拐弯走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拍的,拍照并不重要,但是把握速度把环境里的东西拍下最重要。


世界:所以就像你在公众号上写的“记录一件伟大的事情只需要0.1s”吗?这也是你对摄影的理解吗?

黄熙睿:是,我相信相机肯定是比子弹快的。




part2

土耳其政变:

“很多震撼的东西,没法拍下来就是很遗憾”




世界:在伊斯坦布尔时还遇到过枪战,害怕吗?

黄熙睿:对,那次是政变,其实更危险一些。那个纯粹是士兵对着路人扫射,但是我也在里面。当时确实很害怕,那是最害怕的一次。像在土耳其东部打战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不会伤害你,但是像乱扫射就说不清了。那一天是总理被架空,士兵杀到总理内阁,总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用手机直播呼吁全国老百姓出来把政变士兵拦住,劝他们不要政变。然后伊斯坦布尔的百姓就到街头来抗议,看到士兵就去拦住,叫他们回部队,劝他们不要政变。我也在人群里面,结果那些士兵突然就拿着枪向人群扫。


2017年IPPA新闻类荣誉奖/土耳其政变



世界:让你回到一年多前再选择一次的话,还会到这些地方去吗?

黄熙睿:回想起来,相比之前,现在生活平淡了一点。肯定会啊,我会构思怎么拍得更好,我会重新思考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很多危险可以用经验去避免掉。


世界:那在伊斯坦布尔遇上政变那次呢?

黄熙睿:那确实比较可怕,我可能会重新找东西躲好再去拍。那个时候的乱是没有规律没有道理的,谁中枪就是谁运气不好。当时街上全都是血。


世界:所以还是不会害怕吗?

黄熙睿:我比较喜欢这种题材,国内也没什么人拍的。当时整个眼睛就是镜头,我就想天啊,好多东西都可以按快门。但是身体要躲在水泥后面,不太好拍,就觉得错过了好多东西。眼睛觉得有很多更震撼的东西,没有办法拍下来,就是很遗憾。


2017年IPPA新闻类荣誉奖/土耳其政变


2017年IPPA新闻类荣誉奖/土耳其政变





Part3

摄影:

“纪实与人文特别有意思,记录很重要”



世界:当初是怎么开始走上摄影道路的?因为什么契机呢?

黄熙睿:13年的时候吧,买了第一台单反,出去旅行,感觉人文特别有意思,觉得记录这些东西很重要,然后慢慢开始纯属爱好的人文类摄影。


世界:有没有摄影学习经历?

黄熙睿:我以前是学画画的,摄影是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包括现在用手机拍照,也是用以前画油画的方式去修,修出那种质感之类的。摄影会注重画面的美感,修片的风格会靠近写实的油画。拍照的人文比较注重照片的真实性,是一个比较自然的状态就抓拍,表现出当时的状态就好。





世界:为什么对纪实摄影这么钟情?会给你怎样的快感?

黄熙睿:《枪声俱乐部》,因为这部电影。 拍到好片会有很爽的感觉。错过精彩瞬间我就会反思下次再遇到这样的场景要怎样去拍到,这个思考很重要,不然下次再遇到的时候还是会错过。我有这样的经验。


世界:你认为一张好的纪实作品是怎样的? 

黄熙睿:应该是很真实的状态,你拍的东西都是在自然的没有摆、没有作,画面有时代感,表达那个时代最真实的东西,这就是最重要的,可能是紧张感,或是恐惧感。把他表达出来,从画面中。



世界:手机拍纪实摄影你觉得有什么优与劣的地方么?

黄熙睿:手机拍纪实非常好,因为像素越来愈高了,像素还是很重要的,像素低了的话后期没法修,像素只要达到1200万像素,替代相机做纪实摄影完全没有问题。而且纪实摄影如果用长枪大炮出去拍,拍到的东西可能是很做作的,不真实,没有即时发生的感觉,一开始就拿着一个相机对着人家,这样准备时间太长了,这样就不真实,可能会拍到她对镜头的讨厌、恐惧或者憎恨,那种感觉就不真实了。劣势就是续航方面。所以我出门都带充电宝。


世界:现在的状态呢?

黄熙睿:现在在国内。我当时在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遇到一个法新社的记者,他当时也很惊讶,你一个中国人怎么拍这个?他给我说了一句话,他们很想要去拍西藏,但是他们来不了。我就想要不我先缓一缓,把西藏拍完再去国外拍吧。所以我现在在西藏待了半年时间,会到那边的无人区拍牧民的生活状态。


手机作品


手机作品



与黄熙睿约采访,看到他朋友圈里的照片,看起来就像是个安静内敛的少年。谈起IPPA获奖,他的话语也不多,除了“开心”也没有别的词语,这个手机摄影界的奥斯卡奖项在他眼中似乎也没有多重要。

他对奖项与知名度似乎没有什么执念,问及为什么不开个人主页分享作品,他说不清楚哪些平台好,甚至他的微博一年里也仅有两条记录。而当谈起那些深入战区的摄影经历,他体内的不安分因子便兴奋了起来,也可谓是个疯子!他对所经历过的所感受过的滔滔不绝,也让人情不自禁连呼神奇!


没有战地记者身份的加持保护,黄熙睿依旧勇敢独身进入动荡地区,但他是幸运的,在枪林弹雨中毫发未损,得到了珍贵的纪实影像;他也是疯狂的,历经混乱惊险后依旧念念不忘他的摄影。或许也正是这份对纪实摄影的痴狂,幸运女神才会眷顾他的一帆风顺。但对于那些同样对战地纪实题材感兴趣的人,他的建议是器材要小,SD卡要多,多看新闻了解信息,安全更重要。黄熙睿透露,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希望到阿富汗拍摄。期待新作品之余,祝他一切顺利咯!


*世界君温馨提醒:摄影师经历带有一定危险性,切勿轻易模仿。





更多信息关注

微博:@Mercy黄熙睿

微信:seapower7





手机摄影:






             

日常街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