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摄影首页 > 摄影技巧 > 印象 > 敢把屌丝拍成抽象画的摄影师,也就只有他了!

敢把屌丝拍成抽象画的摄影师,也就只有他了!

发表时间:2017年09月14日 作者:昏鸦鸦编辑:印象编辑组点击数:251171


洗脚,几乎是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的一种记忆。


可在摄影师柴金辰的镜头里,这不仅仅是洗脚,更是一种家和爱的象征。


五年来,他走访了100多个家庭,拍出了一张张“洗脚全家福”,每张都像一幅画。









柴金辰

1978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一个摄影世家。1998起,先后在北影学习化妆造型和影视化妆造型,并在央视3频道、珠宝杂志等媒体从事影视化妆和艺术编辑等工作。2012年至今,从事独立艺术创作,现工作和生活在北京。他的摄影作品大多是复古油画的质感,画面抽象,个性鲜明,意味深长。



—— 1 ——

洗脚是一种爱的表达


比起摄影师,柴金辰更愿意称自己是做艺术的。这个说话直爽的内蒙古大汉觉得艺术摄影才是他的使命,他觉得自己的DNA决定了自己直白单纯的个性,而艺术摄影也是一件单纯的事情,刚好适合他。《洗脚》系列作品就是他开始艺术摄影的处女作。


从2012年开始,这个系列一拍就是5年。5年来,他从自己的家庭开始拍摄,然后拍身边的朋友、亲戚等,后来又开始拍卖早点的夫妇,收养脑瘫孩子的艺术家等等。








印象:一开始是怎么想到拍这个主题的呢?


柴金辰:拍摄《洗脚》的初衷,是因为看到周围很多朋友都纷纷离婚,这让我很是感慨,我希望大家都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而不是分崩离析。于是就想拍一个反对离婚的作品,但一直没想到怎么表现。直到有一次翻阅《圣经》,看到耶稣给门徒洗脚这一段,就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北方,一家人围着脚盆洗脚的场景,这个场景充满了爱,便想到了拍一家人洗脚的照片。我想,两个人恋爱结婚走在一起,结婚后就是融为一体的,所以我拍的时候,夫妻俩都是用的一个盆洗脚,而孩子和双方父母都是独立的个体,所以孩子和父母是用单独的盆子。



印象:这些人是怎么找到的呢?


柴金辰:人都是我自己找的,先给自己家拍,然后再拍亲戚朋友。先拍了一些修了图,然后拿出照片给他们看,他们觉得不错就接受。不过我现在拍基本是找家庭比较独特的,比如孩子比较多的,孩子比较多的拍出来的动作表情都特别有意思,每个孩子都是一出戏。





印象:一般之前会做哪些准备,要准备多久?


柴金辰:整个画面的布局是我来的,盆子凳子之类的摆好,孩子和父母他们随意聊天洗脚,我来抓拍,然后我会拍很多来挑选。




印象:拍摄时你会跟拍摄对象聊很多吗?一般聊些什么?


柴金辰:之前会跟主人聊,不想拍死板的照片,会边聊边拍。为了不让对方紧张,就会随意说些笑话什么的,调节氛围。



印象:这个系列里有让你印象最深刻的家庭吗?


柴金辰:挺多的。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艺术家的家庭,他们收养了一个脑瘫的孩子。孩子只能张着嘴啊啊叫,以此来表达喜怒哀乐,从来没接触过的人看到了会发毛的。但是他们特别有爱心,对这孩子也超有耐心,每天不厌其烦地给孩子处理粪便喂饭等。他们这种爱真的很伟大。我自己也有孩子,在孩子小的时候给孩子处理粪便就很不习惯,但庆幸孩子长大了就不用处理了,可脑瘫孩子永远学不会,得一直这样照顾下去,永远循环,感觉挺没希望的,但他们一直坚持着。所以我觉得他们的爱是真的很伟大,很佩服。






印象:这个系列还在继续吗?


柴金辰:在,但不是我目前最主要的系列。以后会每年拍一些,我自己家庭每年肯定要拍一张,有特色的家庭也会拍一下,我是希望大家能把家庭肖像当做艺术品一样摆在家里。一般全家福拍得不好看,基本都不会摆在客厅,但是这种像画一样就可以装裱在家里。



—— 2 ——

修片就像吸毒一样快乐


柴金辰的作品有很明显的个人风格,古铜般的色调、油画的质感,远远看去就像一幅精美的画。他一直把后期也当做一种再创作,“我一般是前期后期各占50%”。


然而这样一张照片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修好,有时一个月才修完一张照片。在找到这个风格之前,常常是一组照片要修好几个月,修完一遍,又重新从头到尾修一遍,然后又从头修一遍,如此循环好几次才达到了现在他满意的样子。


但是,这样长时间的循环修图并没有让他厌烦,相反,他觉得很快乐,一个人常常陶醉在其中,他笑称,“修片就像吸毒一样快乐”。




作品《等待明天》


印象:你的所有照片都会后期做成复古油画的质感,是什么时候找到这种风格的呢?


柴金辰:作品得有自己的DNA,要有独特的地方,要有一个风格。所以我开始一直在找自己的风格,而且找了很久。当时一张照片后期色调都要定好几个月。我爸妈来北京时,看到我在电脑前修同一张照片修了半个多月,爸妈问赚不赚钱,我说不赚钱,他们很不理解,但我还是得修。就这样一直修,几十张修到最后一张时才发现这个调子最适合,就把所有的片子又重头修一遍,到最后又发现这个调子更好,又重新修了一遍,反正周而复始修了好几轮。最后才形成这种油画风格的调子。



印象:你这种后期大概要花多长时间?


柴金辰:我是把后期也当做一种创作,前期后期各占50%,一张照片要修好多天,有时一个月左右,快一点也要半个月。其实我的创作周期特别长,我一般会在生活中会偶然得到一些灵感,就会酝酿,酝酿一两年,再慢慢着手去拍。最近的肖像系列就酝酿了三四年。



印象:你会一直坚持这个风格还是会尝试其他不同风格?


柴金辰:目前来说这种风格会多一点,但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风格尝试。





《心是孤独的猎手》



印象:你觉得创作都是基于现实生活吗?


柴金辰:对,其实我做的就是当代艺术,在用相机这个工具来表达我自己。艺术家做的作品能代表他自己的一些感受,只有50%是我自己要表达的感受,剩下的都交给观众,不能自己定死了,失去想象空间。



印象:像洗脚、雾霾这些系列你都会先画草图吗?


柴金辰:我会在有想法的时候就会在脑袋里构思画面,然后找资料图片来看看,先试着拍一两张,拍了几张后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然后再去拍。现在脑袋里大概想到的画面觉得可以就会直接找人拍出来。





表现雾霾的《空气末日》



印象:Kings of losers这个系列是怎么拍的?感觉就是抽象画!


柴金辰:这个的中文名叫《屌丝宣言》,这个系列是有一个故事,是当时遇到一些坎坷,很难受,觉得自己是个无力的屌丝。哈哈!就想到了做这个系列。其实每张照片里的人都是同一个人,选择一个景让他做些动作,相机固定,让他做一些独特状态的样子,拍很多张,然后再用ps做出这种效果。模特都是我自己找的,觉得他们形象很特别,符合这个主题,就会问他们愿不愿意拍摄,接受了就拍。



印象:这个系列你是想用一种喜剧感来表现失败者吗?


柴金辰:是的,就是这样的用喜剧来表现悲剧的社会,有点自嘲的感觉。






《屌丝宣言》



印象:Wish You Were Here的那个京剧系列,你是想表达什么呢?


柴金辰:这个我拍出来好久,一直没有修。我一直想拍京剧的,但不知道怎样拍出与众不同的感觉。当时是想到京剧很有特色,京剧在以前都是男人的世界,男人装扮成女人,要把自己想象成女人去表现,这本身就是一种很挣扎。而且京剧的造型化妆都很特别、夸张,就找了一个人来拍。我拍的是霸王别姬的故事,就是一出悲剧,就想做一些他的内心戏,表现一种内心的挣扎和矛盾。这一组放behance还上了首页,我放在北京798一家咖啡店,有一个老板看到了就联系了我,想给我做个展。






《Wish You Were Here》



—— 2 ——

拍永不过期的作品


柴金辰生活在一个父母都懂摄影的家庭,小时候家里在内蒙古开了一家照相馆,上小学时就学会了拍照和冲洗照片。上大学时因为爸爸的建议就去学了化妆,毕业后一度在央视做了七八年的化妆师。后在朋友的介绍去给时尚杂志拍了一些作品,便开始做起了商业摄影师。


可做商业摄影却让他陷入挣扎中,“商业摄影像罐头一样,过期了就没意义了,我更想拍一些可以永恒的东西。”于是,柴金辰便开始了自己的艺术摄影,用商业摄影赚来的钱养艺术摄影。





《胭脂》


印象:你觉得商业摄影和艺术摄影有什么本质不同?


柴金辰:商业摄影是要围绕着美去拍,围绕着权威去拍;但艺术摄影可以拍很丑的东西,拍商业摄影里拍不到的东西,范围上更自由了,天马行空,想拍什么就拍什么。我觉得商业摄影就是艺术摄影的一个范畴,一个分支。



印象:转型做艺术摄影会有一些经济上的紧张吗?


柴金辰: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很紧张的,开始不会带来很多收益。这个很现实。我基本是接商业摄影的活来养自己的艺术。




《另一个人的另一个世界》


印象:你觉得摄影最重要的是什么?


柴金辰:摄影就是我的眼睛,我的心灵。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



印象:你觉得你做摄影是为了什么?你在摄影上对自己有什么要求吗?


柴金辰哈哈,就是能够让世界上的人看到我的作品,希望我的作品更加深厚,更加久远,不被时间淡忘,这也是一个愿望吧。



印象:你希望的理想生活是怎样的?


柴金辰:就是可以自由地去创作,可以用艺术养活我,不用去担心生活的问题,可以全心全意,安静地做自己的艺术摄影。



正在进行的《肖像》系列

印象:最近有什么新的摄影计划?


柴金辰:一个肖像的系列,就是DNA系列,把我自己和有血缘关系的人融合进一张头像的里面。




p.s.最后,最近柴金辰正好有个展,北京的摄友可以去798看看